金凤区最新新闻事件
教育新闻
恶魔竟在身边 发现虐童你会“多管闲事”报警吗?_教育
发布日期:2020-05-20 15:42   来源:未知   阅读:

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场4岁女童被生父于某某和同居女友曲某某殴打住进ICU病房的案件牵动了很多人的心,这一令人发指的虐童案件中,4岁小女孩全身伤痕累累的照片带给公众无法想象的残酷画面。人们在震惊、愤怒之后最大的疑惑便是:为什么?两个成年人能这样持久、残酷地对一个孩子拳打脚踢、开水浇烫?这个可能终将无解的问题在一个层面上传递了这样的信息:不是每个人都配为人父母,伤害孩子的恶魔就在身边。

为什么有人会对孩子“下黑手”虐待

有心理学观点认为“实施虐童的人,在虐童的过程中非常享受自己拥有的权力感(feelings of power)。而作为监护人,对于孩子拥有绝对的权力,这也为虐童行为的发生提供了心理基础。因为孩子无法也无力反抗,才敢为所欲为的发泄情绪。”

东方棍棒教育文化下容易掩盖掉的虐童事实

1999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出版的《虐待儿童预防咨询报告》将虐待儿童定义为:“对儿童有义务抚养、监管及有操纵权的人,做出足以对儿童的健康、生存、生长发育及尊严造成实际的或潜在的伤害行为,包括各种形式的躯体虐待、情感虐待、性虐待、忽视及对其进行经济性剥削。”

对于界定如何算是虐童,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价值观念、国别、受教育程度、经济状况都会造成不同的观点。

在生活中,对孩子的情感虐待、躯体虐待最为常见,也最不好被“定性”。孩子淘气闯祸打了两巴掌,又或是被训斥责骂两句,国人们习以为常并不觉得过分,反而觉得西方的法律苛刻,小孩子打不得,孩子不打能成器吗?在东方的文化中,棍棒教育是“严父”、“严母”、”严格家教”的象征,监护人以管教之名训斥、责骂孩子,对孩子拳脚相加就是父母对孩子在尽“管教职责”,不容外人置喙。

对虐童的社会监督不能缺位

据媒体报道,在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场4岁女童被虐待案件中,女童曾因骨折有过入院记录,也有邻居表示女童长期遭受了虐待毒打,是什么原因在使得医院、邻居没能更早替女孩求助于警方及社会力量,早些结束遭受暴力施虐的生活?

对于未成年人的保护,防范比事后惩处更为重要。重罚惩治“恶人”固然重要,但及早发现,及早干预施救才能把对未成年人的伤害降低到最小。为了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社会上的成年人要变得“爱多管闲事”,相关的法规也该明确规定,对于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的专业人士(教师、医生、所在小区的居委会人员等),负有发现虐待未成年人事件及时报告的义务,并对不履行义务的人员采取明确的惩罚措施。

体罚“过度”就是虐待儿童

虽然现代教育不提倡“打孩子”,但一些认为家长应该有权为了惩戒对孩子进行体罚的观点也不能全部否定。家长正常的对孩子行使惩戒体罚,不应等于虐待。但体罚“过度”就是虐待儿童。如何来把控这个度呢?在这里借鉴下一些西方国家的法律规定:

“2岁以下的孩子绝对不能打,超过12岁的孩子也不能打。在2岁以上到12岁以下的儿童可以打屁股,但是对于打法也有明确的要求:

1、 不可以打孩子的颈部和头部;

2、 不能使用皮带、鞋子、衣架等物件抽打儿童的屁股、腿、手臂等身体各个部位;

3、 打屁股时必须五指分开、不能有角度,不能打出印记和瘀伤;”

虐待儿童的行为是在消耗国家的未来

2015年6月,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委托开展的一项研究显示“虐待和暴力侵害儿童每年给东亚及太平洋地区不同类别的国家带来的经济负担约达2090亿美元,相当于该地区国民生产总值(GDP)的2%。”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也资助了对中国的相关研究。“据估算,2010年光儿童身体虐待一项给中国造成的负担就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的0.84%(约500亿美元)。对儿童的精神虐待和性侵害所造成的经济负担分别相当于年国民生产总值的0.47%和0.39%。这一研究分析可能仍然低估了虐待儿童所导致的经济负担。”

正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东亚及太平洋地区主任Daniel Toole所说的:“所有儿童都有权免遭暴力侵害。暴力会损害他们的身心健康,也会危害社会和经济的发展。”

结语:

从现在做起,尽自己所能,关注身边的孩子们,你的善意也许能改变一个孩子的一生,许给他/她一个新的未来。

Power by DedeCms